我喜欢他的话,他一定会知道。

关于

【江周】那些年江波涛欠下的债

7:00

嗨呀,第一次参加活动还有点小激动呢!

小周小江儿童节快乐~~


江波涛在楼下等周泽楷,汽车发动机嗡嗡嗡的响着,但半天没见周泽楷的身影,江波涛只好熄了火,准备上去瞧瞧周泽楷在磨蹭些什么。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事情在双方父母前面暴露以后,经过一番艰难的斗争后终于征得了父母们的祝福。因为周泽楷工作的地方离父母家更近一些,所以周泽楷就一直住在家里,之前不怎么觉得,谈恋爱了才发现多少有些不便,两个小年轻谈个恋爱偷偷摸摸苦不堪言。

 

所以在征得周爸爸周妈妈同意后,江波涛就迫不及待的来帮周泽楷收拾东西了。其实衣服日用品什么的在之前的多次留宿时已经差不多都搬到江波涛的公寓里了,这次过来也只是看看有什么遗漏的杂七杂八的东西,顺便跟周爸妈告别。

 

上楼后发现房门半掩着,江波涛推门进去发现只有周爸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见江波涛也冲他友善的笑笑,虽然这人把他们儿子拐跑了,但毕竟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也知他会待小周好,所以最后和江家父母一致决定,小年轻们的事,让他们自己搞去吧!

 

“楷楷在卧室里不知道干嘛呢,你去看看吧?”周妈妈说道。

江波涛自然是先嘴甜的把周妈妈哄开心了,才轻车熟路的拐向周泽楷的卧房,就看见周泽楷盘着腿背对着他坐在地上翻着什么东西,江波涛从后面凑上去。

一个大铁皮盒子,放在一旁的盖子上蒙了些灰,周泽楷就在一样一样瞧那铁盒子里的东西。

江波涛仔细一看,哎呀这可不得了,每一样都跟江波涛有些关系。

一顶栗色长卷的假发,是江波涛小时候玩过家家强迫周泽楷当妈妈时给周泽楷戴的。

一张满是红叉叉的数学试卷,是江波涛自告奋勇非要给周泽楷补课的杰作。

一把杏核,是江波涛吃完了周妈妈给两人的杏子,只留了核给回家稍晚的周泽楷,还洗干净了骗周泽楷这是坚果。

几本冒险小虎队,但每本里凶手的名字都被江波涛用红笔大大的的圈了出来。


两张完整的电影票,是最近的,江波涛良心发现带周泽楷去看电影,结果到了电影院发现忘带了。


还有更多的“罪证”被周泽楷一一拿出来摆在地板,无声的控告着江波涛的“恶行”。这不仅是江波涛的黑历史,还是周泽楷的血泪史啊!


所以后来喜欢上江波涛周泽楷自己也觉得挺神奇的,难道自己有受虐侵向吗?当初搜集这些的时候愤恨的心情周泽楷现在都还感同身受呢!


江波涛尴尬的笑着,抹了把冷汗,刚想说些什么,就见周泽楷又抽出来一块带血的手帕来,还咦了一声,似乎不太记得清这是记录的江波涛什么时候的恶行的结果了。

反而是江波涛一阵猛咳,耳根透出些红意来,最后提醒道:

“学校的后山。”

周泽楷恍然大悟,记起来了,并且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那是初二的暑假,江波涛大他三岁,正是高二,但高二的江波涛明显比初二的周泽楷还要幼稚,因为他兴致冲冲的邀请周泽楷一起去他学校的后山冒险。

 

其实学校有明确警告过学生们不要去后山玩,因为那座山也有些年头,山里老虎什么的猛禽没有,但遇蛇的几率还是比较高的。但那时的江波涛还不知作死二字怎么写,虽然周泽楷了解江波涛其人有多坑,但也忍受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下来。

幸好两人运气算好,并没有遇到过蛇,但他们撞上了夏季的暴雨,并且迷了路,在山里过了一夜。周泽楷还倒霉催的摔了一跤,膝盖摔破了皮,回家后还被急疯了的父母们胖揍了一顿,而那块手帕就是来给他摁伤口的。

这是周泽楷知道的版本。而江波涛耳根泛着红,因为他很清楚的记得,这是他第一次心动的时候。

江波涛总是坑周泽楷也不是故意的,他其实还挺喜欢这个长得像个瓷娃娃,喜欢粘着他,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江波涛哥哥,还很乖巧的邻家的小弟弟,但谁知道他的所有的好意,最后都会被他搞砸。

那次后山探险,夏季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但周泽楷身体比较弱,后来发起了低烧,江波涛背着周泽楷,最后发现了一个干燥的树洞,在确认不是蛇窝,以及周围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后,他抱着周泽楷钻了进去,把周泽楷抱在胸前,小孩侧着头枕在他的胸膛上,脸颊透着病态的红晕,睡着了。

但江波涛盯着周泽楷的脸发起了呆,自己的却脸慢慢的红了起来,仿佛他也发烧了一般,他看见周泽楷卷而长的捷毛微微颤抖,半湿不干的头发凌乱的贴在额头,只看得到一半的嘴唇微张着,是艳红的。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都是滚烫的。

 

江波涛就觉得移不开眼,他知道周泽楷好看,喜欢他的女孩子写给他的情书他在周泽楷的书包里不止看到过一封,没想到一样会吸引男孩子。


江波涛半是苦涩半是甜蜜,至少他是离周泽楷最近的人,周泽楷信任他,亲近他,但也是这种信任与亲密让他无法肆无忌惮的将他拖下水。这一条路有多艰辛他已经意识到了。

直到后来,周泽楷大学毕业,江波涛结束了漫长的暗恋,他给了周泽楷两个选择,周泽楷立马就勇敢的牵住了他伸出的手,义无反顾的投入了他的怀抱,似乎等待这一刻许久了。

江波涛回忆完了自己心酸甜蜜的暗恋史,周泽楷还在清点他的“罪证”,江波涛从背后抱住他,虚心求教:

“请问小周同学,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呢?”

周泽楷挣脱开他的怀抱,转过来看他,很是傲娇的仰着头,“你说呢?”

江波涛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如了周泽楷的愿,将他吻到缺氧。【周泽楷:你又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评论(4)
热度(54)

© 蓝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