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他的话,他一定会知道。

关于

#狗崽#寮里的吉祥物和他家大狗子的故事


01
这只妖狐和别家的妖狐不一样,他是只即使在欧洲寮里也很受宠的妖狐。因为他是寮里的吉祥物。
大天狗来的时候睁眼见到的第一个不是晴明,而是妖狐,仍然带着遮眼的面具,折扇开着挡在唇前,一副翩翩书生的样子,但眼波潋滟,是一双多情的眼睛。
晴明啊啊啊尖叫着,但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去抱那尊贵的ssr,而是当着大天狗的面给了妖狐好几个么么哒!
“崽啊!你就是阿爸的吉祥物啊!”
大天狗后来才知道,寮里的ssr第一眼看到的都不是晴明,而是那只狐狸,换而言之,就是有那只狐狸在场,晴明总能召唤到ssr,所以才被尊为寮里的吉祥物。
原来我不是特殊的那一个,大天狗想。
02
在大天狗之前还有两个ssr已经在寮中了,一个茨木一个酒吞,但即使同为ssr,大天狗也与他们甚少交谈,因为那两个基佬童子……罢了罢了,没脸讲……
但妖狐与他们的关系倒还不错,时常见他们三只妖走在一起,但大天狗觉得妖狐在中间就是个顶亮的灯泡嘛!
后来听带他的姑姑说茨木与酒吞都是妖狐带大的,自然与他亲近。
那他为什么不再带我了呢?这句话大天狗并没有问出来。
03
那日大天狗又独自一妖坐在庭院的高树上吹笛子,笛声悠扬,吸引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来客。
妖狐站在树下仰头望他,仍然带着面具,他已是一只五星的妖狐了,自然是早就觉醒了的,那为何不像其他的妖狐一样把面具摘了呢?
“因为小生和他们不一样啊,小生的脸只有小生的命定之人才可以看,鲤鱼小姐都没有看呢。”
啊,原来不小心问出来了。
“你吹笛子真好听。”妖狐说完又离去了,独留大天狗一妖在树上呆了许久,夜间的梦里全是那双多情的眸子。
04
妖狐来听他吹笛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两妖也慢慢熟悉起来。
妖狐跟着晴明改了口,笑嘻嘻的叫他狗子,虽然大天狗也想像晴明一样叫他崽子,阿崽,但那太过亲昵了,他还叫不出口。
大天狗没多久便觉醒了,带上了丑陋的面具,但去见妖狐时总是把面具摘了,他想起妖狐说的他的面容只给他的命定之人看,虽然他自己的脸已经被别人看过了,但他想至少现在开始,只给他看。
但当妖狐问起来时,他只反问,“难道你不喜欢吾的样子?”
妖狐敲着扇子,笑道:“小生自然是喜欢你这个样子!”
如此便足矣。
05
“狗子!!!!!救命啊!!!!”
刚从战斗中回来的大天狗远远的就听见某狐的求救声,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身体反应快于思想,晴明等只感到一阵狂风,吹得睁不开眼,再睁眼时已不见大天狗的身影。
大天狗还没有停稳,便被一团毛绒绒扑了个满怀,大天狗手忙脚乱的借助,还乘机摸了几把柔软的狐狸尾巴。
“大天狗!管好你家的狐狸!”酒吞一脸气急败坏,旁边的茨木花着脸拦住他想要拿葫芦的手。
大天狗一看就了然了,必是那狐狸趁着他们喝醉了,用从判官那偷来的毛笔把他们画成了大花脸。
再看妖狐唇边的八字胡须……
“喂!狗子!你在笑吧!你是在嘲笑小生吧?!”
“吾没有。”大天狗话里带笑,却不是嘲笑妖狐,而是为酒吞那句你家的狐狸。
06
妖狐跟着出去一般是在观战区,在那懒洋洋的一坐,高兴了挥挥扇子叫声好,或是逗逗坐在旁边的小式神。
今日坐在这儿的竟是大天狗,妖狐折扇刷的打开挡在唇前,一边看晴明辛苦的打怪一边漫不经心的戳戳大天狗,“诶!狗子,面具摘了给小生看一下!”
大天狗不明所以,只揭了一半面具,俯眼看他,妖狐仰头,凑上前,仔仔细细的端详大天狗。
距离太近了,大天狗看他从面具中露出来的金色眸子,像阳光的碎片,妖狐温暖的气息喷洒在脖颈,直痒到心里。
大天狗怀疑这只狐狸向他施展了媚术,要不然他怎么会就这么沉溺下去。
“嗯,还是我的狗子好看!”,又压低了声音:“刀妹妹觉醒后也太辣眼睛了吧!”
“死狐狸!我听见了!”妖刀姬挥着她四十米的大刀威胁道。
07
大天狗今日来找妖狐时,正是落霞满天,妖狐还在树下睡觉,大天狗放轻了脚步,慢慢的走到妖狐跟前。
今日的落霞真美。
天边的红定不及妖狐的唇红,大天狗像受到蛊惑一般跪坐下来,俯下了身子,手指有些轻微的颤抖。
唇瓣像想象中的柔软,只是一触即放,但大天狗准备直起的身子却被一只手臂拦住了,妖狐睁开眼,揭开面具,满眼狡黠。
“小生的命定之人终于来啦。”

评论(4)
热度(207)

© 蓝涩 | Powered by LOFTER